竹归

介绍啊…
努力咸鱼翻身的三好学生,结果没想到咸鱼翻身后还是咸鱼orzzz

【信白】白龙


◆含私设,死亡,黑化x
◆日常写文欧欧吸1/1


“爱恨痴狂,抵不过沧海一笑。”

韩信与李白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新年。
那日天上天下,无一处不是红色,喜庆的红色,犹如韩信的眼睛一般。
年龄尚小的韩信跟随父亲参加青丘与蛟族的新年宴会。
“这是场无聊的宴会。”
在未遇到李白前,至少韩信是这么想的。韩信受不了这里吵闹的气氛,于是跟父亲打了报告便出去了。他一直走着,想要远离这喧闹的地方。终于在一小河旁找到了那份安静。他顺着河流走,突然地看见在河的对面有一个与他身高相仿的身影。
韩信出于好奇便眯起眼睛看着,原来是青丘的。
那青丘狐也注意到了他的存在,抖抖耳朵示意自己也在看他。
“你可真可爱……”
韩信嘴里说出了,自己却丝毫没有自觉,仿佛说话的不是他。而那青丘狐反应好像有点大,只见他不满的撇撇嘴,说:
“可爱怎么可以形容男孩子?”
韩信有点吃惊,没想到这青丘狐居然是个男孩子。他瞪大双眼,仔细的打量着对方,中长的紫色头发,精致的五官还有那对看了就想揉的耳朵……韩信不禁咽了咽口水。这是他第一次见过这么好看的青丘狐,不知不觉的看入迷了。
“白痴蛟!蠢龙!”青丘狐被盯着有点恼火,本来可以逃开宴会独自享受清静,没想到居然被一个来路不明的蛟龙而破坏。现在倒好,那蠢龙看着自己发呆了,叫也叫不动。
真气。这么想着,青丘狐抓起地面上的小石子直接丢了过去。而那石子毫无疑问的,精准的打在了韩信的头上。
韩信吃痛的叫了声,皱了皱眉头也开始反击。
他们互相丢着石子,也互相躲着,这片清静也被他们打破了。有喘息声,石子落地的声音,石子相碰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最终因为体力不支为理由停止了这场幼稚的行为。
双方看着被自己打红了的身体,不约而同的笑了笑。
“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李白。”
“我叫韩信。”


从那以后,韩信就再也没遇到过李白。
时光飞跃,转眼就是十年。已为蛟族族长的韩信留着一头长发,与幼时不同的犀利的眼神和年轻人拥有的狂气与不羁给族人们留下很好的印象,再加上他的行事果断,沉着冷静更是赢得了皇帝赞许的目光。
每次无事时韩信就会不自觉的走到幼时与李白相见的地方。韩信很期待能再次遇见他,所以每次来都会希望河道的另一边站着个紫色的身影。
“族长,陛下召见你。”
韩信轻叹了口气,点点头以作回答。

“韩卿。”
“陛下?”
“朕希望你能助朕消灭叛徒蚩尤。”
韩信微微皱眉,果然还是来了啊。
蚩尤,那是青丘追随的对象。如果因为此事而牵扯到李白,那后果则不堪设想。
拽着不安的情绪,韩信浑浑噩噩的过着。每当夜晚觉得有困意了却又睡不着,每每下床起来走到那熟悉的河道却又看不见那人身影,内心的不安便更剧烈。
“我要告诉他,让他离开这里。”
韩信派人去搜寻那个紫色的青丘狐,自己也没日没夜的寻找着。
但最终还是没能找到。
讨伐那日,最终还是来了。韩信难以置信,用惊恐的目光看着以青丘为首的男人。紫色的长发,精致的五官……
这简直是最糟糕的情况。
李白亮出配剑,韩信拿出长枪。
枪剑相交,这便是他们第二次打架。
李白好像也认出了他是韩信,双方都有放水的意识,最终以平手而退场。
当日夜晚,韩信再一次的走到那条河道时看见了他一直想见到的身影。
“哟,好久不见了。”
“嗯,久见,身手长了不少啊。”
“彼此彼此。”
许久不想见,如今却只有几句客套的话。韩信像是受不了似的,捡起地上的石子同小时候一样朝李白丢了过去,李白侧身躲开了。再当李白拿起石子丢向韩信时,韩信只是站着不动。
“怎么,又傻掉了吗蠢龙?”
“没有……你这笨狐狸!”语毕,韩信就疯狂地朝李白丢石子进攻,李白也不恼,和小时候一样,与他一起玩了起来。
许久,两人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与小时候不同,他们都完美的躲开了对方的石子。
李白坐在地上看着韩信,开口道:
“几年不见,老了不少啊。”
“我那天生白发,我也没办法。倒是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不,你现在很美。”
“哈哈,这算什么,爱的告白?”
“我也不介意你这么想。”
李白微微一怔,看着渐渐收敛笑容变成严肃表情的韩信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李白……我想我喜欢你。”韩信想要跳过这条河却又被李白的话制止:
“对不起,我不行。”
被拒绝的如此之快,韩信也是知道的。
一共算起来,他们也就见过三次面,仅仅相处那么短时间,又怎能在一起呢?
“为什么?”
李白给韩信的答复是一段沉默,就当韩信准备再问一次时,李白开口让韩信听到了残忍的一句话:
“我已经订婚了。”
和李白订婚的是蚩尤的女儿,那是位十分漂亮的公主,冰雪聪明。
韩信咬了咬牙,张开口什么都没说出来。
就当李白准备离开时韩信用干涉的口音问道“你对我,是什么感情?”
“友情。”
“那你喜欢他吗?”
“……”
韩信叹了口气,换了个话题。
“你能不能离开这个地方一阵子,我不想伤害到你。”
“你知道我是不行的,身为青丘族的族长,我没有理由抛弃我的族人们独自离开。”
“可你没准会受伤,甚至死亡。”
“即便如此也不行,族长不能自私。而且……”李白轻笑,“谁杀死谁还不一定呢。”


又是新年,青丘与蛟族按照惯例开着新年宴会。虽然相比以前,宴会范围要小,但丝毫影响不了两族族人的热情,因为只有今天,两族才能不被皇帝与蚩尤对立的关系所束缚。
除去新年宴会,还有一件事也另族人们激动——青丘族族长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两族族人们祝福着,唯有蛟族族长没有。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韩信每天都有去找李白,有时只是默默的看着他,有时与他一起聊天,或者进行着幼稚的丢石子游戏。
李白认为这样不行,现在与他相处越久,感情便会越深,这样一来,在战场上谁也不忍心下手。无数次平局代表着又会有新的战役,这样会破坏两族代代为友的关系,族人们也会厌倦,死伤人数也只增不减。于是李白狠下心来,不再去理会韩信,时间久了,韩信也觉得尴尬,便只能默默地看着了。
只是默默的看着也好,但猩红的眸子里总能印入不和谐的身影,那便是蚩尤的女儿,李白的未婚妻。
李白原本只是为了赶走韩信的,却没想到与蚩尤女儿在一起越久,自己就莫名喜欢上了。
莫名其妙的喜欢,这个女人或许是罂粟,而李白毫无防备的中毒了。
李白与那个女人的动作越来越亲密,韩信就越难受。李白也是,他的身体总会有那么一会不受自己控制。
一个月时间很快,李白结婚前夜,韩信找上了他。韩信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摘来的野花送给了李白,那花很漂亮,有着和韩信发色一样的白。
韩信想出席这次婚礼,作为朋友的身份。李白点点头表示回去会跟蚩尤反映。
蚩尤竟也同意了。
婚礼当天,天上天下,无一处不是红色,幸福的红。可却不同于韩信冰冷的眼眸,那幸福终究不属于他。
韩信逃一般的跑了出去。他跑了很久,来到花丛间,肆意地去拉扯它们,去践踏,将他们连根拔起。就跟疯了一样,今夜又未眠。

“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
抱着这样的思想,韩信某夜偷偷潜入蚩尤儿人的寝室,拿出小刀,准确无误的狠狠插入她的脖子里。
次日,蚩尤得知自女儿被刺杀后第一时间便怀疑了韩信,命人去捉捕他。
皇帝而因此大大的夸奖了韩信。
战争又一次激发,与以前不同的是,韩信冰冷的红眸里不再有感情。黏在他身上的血,别人的,自己的,他认不清。
如今,他只剩下无情地杀戮。他眼眸里映射出的是恨意,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韩信举起长枪,刺入青丘狐的胸膛,脖颈,血液瞬间炸开花,溅在韩信的脸上,战甲上,他毫不动摇,依旧下手果断,招招致命。
李白不可相信的望着不远处正在厮杀的韩信,随后又自嘲的笑笑。拿起配剑,朝他冲了过去。
这次双方都没心软,但李白每次对上韩信的视线时,心里总会漏掉一拍。他告诉自己不能这样,会丧命。但几次如此,李白都没能管住自己。终于在韩信一次猛烈的进攻中,长枪贯穿了他的心脏,没有一丝犹豫,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
倒下去的那一瞬间,李白好像轻松了不少,他笑了笑便再有没有起来。
这一战,是青丘败了。
青丘灭族了,韩信也消失了,连同李白的尸体。
韩信将李白的尸体放在棺材里,将它藏在青丘领域的某个洞穴里。

“狐死,必首丘。”


每逢新年,便会有条白龙入此穴。
那洞穴里有具棺材,里面的东西是白龙的宝物。

【邦信邦】如何快速写完寒假作业
◇灵感来源于我那还没写完的一大坨作业。
◇欧欧吸注意(非酋的凝视),刘邦韩信正在交往设定。
◇强行凑三x

距离寒假结束还有三天。
我们的三好学生刘邦依旧赖床赖到中午十二点钟起床,随便解决了下午餐就不急不慢的拿出了手机在什么啪啪嗒嗒的打字。
找的人正好是张良。
不料刘邦戳了好几次张良小窗都没反应,最后他直接给张良塞了个红包,那人果然是秒领了。

“良良!!”
“作业——”
“不给抄。”
“我这种三好学生怎么会抄作业??”
“三好?”张良冷笑,“一好吃,二好色,三好懒。”
“这个朋友真的没法做下去了。”

张良不行,那就换换韩信。
刘邦又点开了韩信的小窗。

“雏儿~”
“滴滴!!”
  [QQ红包,恭喜发财]
“啥事,说吧。”
“我操你咋跟张良一个德行,指指点点。”
“人帅给指点。”
“啧啧啧不要脸……雏儿!作业写完了吗!”
“写完了,自己有脑筋自己写。”
“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老子一包瓜子一碗狗粮的把你喂大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
“自力更生去吧辣鸡。:)”

韩信也行不通,刘邦开始有点方了,但动用下他那为数不多的智商就会立刻想出新办法。
他整理好作业塞进书包里,披上他那基佬紫的外套就是直奔韩信家。
不过一会儿就到了,敲了几下门也就开了。

“干啥呢,装好学生?”
“装什么装,本来就是。”
进了门后,刘邦大胆的走进了韩信的房间,直接扑在他的床上。
妈的真硬。
“雏儿,打个商量呗。”
“啥?”
“你亲我一口,我就写十道题咋样?”
韩信低头沉思了一下,打开刘邦书包翻翻空白的作业,露出了个并不好的笑容。
“行。”说完韩信就在刘邦嘴上亲了口,刘邦也就真的乖乖去写了。
当然最后还是在刘邦的死缠烂打下韩信终于同意将他作业借给刘邦抄了。
于是我们的刘邦同志就顺利的在开学前写完了作业。



综上所述,想要快速完成寒假作业的方法——
前提是你要有个对象。

————————————————————

以上纯属瞎说,要到作业赶紧抄,要不到敲门抢也是硬要抢来抄才是硬道理。(…)

【云亮】迟到的新年贺文
◇首先给看过除夕贺文的小可爱们道个歉…对不起!(站在刀子堆里不知所措)
◇这次真的是糖,相信我!!
◇洗澡时的脑洞(你洗澡时脑袋到底被什么打穿了洞那——么大)
◇这次时间…依旧现代咳咳
◇祝大家鸡年大吉吧!☆











……

◇是的,我憋不出了,你们就啃着除夕贺文过大年吧。:D(迅速遁走)

占tag致歉。

【云亮】除夕贺文

◇没错又是我,读之前先每人一瓶眼药水奉上——
◇终于知道如何不发图片就可以发文字了。耶。感谢感谢 @在下庄子休 吧唧吧唧啵。
◇云亮俩人已开始交往并同居设定,依旧现代。
◇很短小的样子,反正我也没写长过orz。糖糖糖,大过年的吃什么刀子。
◇祝大家除夕快乐!。比哈特

赵云跟诸葛亮已经同居有三年之久。
两人住着不怎么大的房子过着标准小情侣婚前的美好的日子。
当初选房子时诸葛亮还特意提醒赵云不要看上过大的房子,赵云问他为什么,诸葛亮只是笑着回答:
“你不在家的时候我一个人住大房子多寂寞。”
房子离市中心比较远,因为两人都不喜喧闹的地方。
安静,纯粹,又不失浪漫是他们的相处方式。
虽然家离工作的地方有点远但也不碍他们,每天起早点就行了。
傍晚,当一方工作了一天回到家时总能看见另一方的身影。

在一个看似平常的节假日里。赵云拿出手机看了下日历,显眼的红色标记立刻映入他的眼里。弯眸一笑抬头看了看正在望着自己发呆的诸葛亮笑意更深了。
“生日快乐。”
语毕赵云在诸葛亮的唇上轻啄一下。还未等面前的人反应过来赵云就把他一把拉入怀里紧紧的抱着。
赵云听着怀里的人闷闷地说了句谢谢也觉得心情大好。

临近傍晚,赵云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便跟诸葛亮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他在市中心买了诸葛亮最爱吃的抹茶蛋糕,现在该去取了。
赵云走后诸葛亮也是乖巧的待在不怎么大的房子里等着,猜到了赵云要出去干什么的诸葛亮并不心急,所以赵云出门时也没多问什么。
打开电视,便开始专心的看了。
不知是看入迷了还是怎么的,诸葛亮竟没有意识到现在已经很晚了。
赵云还没有回来…堵车了吧,毕竟假期嘛。
诸葛亮在沙发上打了个哈欠开始转换电视节目。
转到新闻时他停了下来。
电视里的主持人说市中心发生了车祸。
诸葛亮皱了皱眉毛拿起手机快速摁下熟悉的号码。
一分钟过去了,无人接听。
再打,无人接听。
再次,还是无人接听。
正当诸葛亮要打第四次的时候他在死者的名单中看见了他最熟悉且最不想出现的名字。

数十天后,诸葛亮踩着泥土一步一步的走着,刚下完雨,土腥味还很重。
走到墓碑前诸葛亮蹲了下来,用手轻轻抚摸着碑文,抬头看了眼天空。
“世人们都说雨后会有彩虹,可我看到的却是无尽的灰天。”
“这房子估计再怎么小,一个人住也很寂寞啊。”

—————————————————

凑不要脸的问问大家甜不甜。x
写的很仓促,在被子里要闷死了而且要困死了。再不睡就要通宵了我不要啊啊啊——orzzz
我发现我写的真是越来越少了。

除夕快乐快乐快乐,有红包吗?(没有

【云亮】 迟来的远方回信

◇我又来祸害你们的眼睛,朝着ooc就是百米冲刺xxx
◇现代注意
◇我最丑,耶。buni

赵云喜欢诸葛亮已经有一年了。
这件事唯独他赵云一人知道。
因为父母是老相识所以他俩也经常在一起玩。
诸葛亮一直把赵云当做最好的朋友看待,赵云虽然喜欢他但却不想破坏这唯一的关系也把诸葛亮当做最好的朋友看待,但暗地里其实希望有朝一日能把自己的心意告诉对方,对方也回予自己个满意的答复。
为了保护这层关系赵云才迟迟不敢向前迈出一步,日子久了便也觉得以朋友的身份一直待在他身旁,默默的守护他也不赖。
但好景不长,赵云的父母因工作的原因要搬到另一个地方,也就是说赵云要和诸葛亮分开了。
人有悲欢离合。
尽管两人都知道这点但未免分开时有点不舍。
赵云还记得与诸葛亮分开时,自己啰啰嗦嗦半天总归一句要他照顾好自己。也还记得诸葛亮对他所说的常联系。

既然见不到面,那么短信便成了他们交流的唯一途径。
赵云也真的是天天跟诸葛亮天天发信息。日月如此,从不间断。
赵云就跟汇报军情一样,几乎要把一天所发生的事情一字不漏的说给诸葛亮。有事也说无事也不例外。就算一天下来忙的不行了也要拼命挤出一点时间来问早问晚。
但因长时间的不相见赵云还是很想念诸葛亮,尽管有短信的联系但还是不能满足他,他甚至觉得可气。比如有人欺负诸葛亮时他不能挺身而出帮诸葛亮教训他们;比如当诸葛亮觉得委屈的时候他不能抱住诸葛亮用那笨拙的语言去安慰诸葛亮。仅仅是屏幕上苍白的语言,赵云觉得还不够。

一天,赵云突然对诸葛亮说,“趁着这次假期,我回去找你吧。”
奇怪的是赵云却迟迟没收到回信,赵云以为诸葛亮没看到便又发了遍。然而也没收到回信。
“或许在忙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赵云便也不多想,可行动上却是隔三分钟看一次手机。最后索性让屏幕一直亮着,自己也就守着。黑了便点亮,又黑再点亮……如此循环,不知道多少次,赵云最终熬不过困意睡着了。待到第二天醒来本以为自己可以收到回信却失望的发现并没有。
一天,两天。
十天,数十天。
回信依旧没有到来,而赵云也跟以前一样,说着自己一天的经历,或许这个习惯在他心里已经根深蒂固了。与此同时,赵云也依然在等待着,也在祈祷着诸葛亮能回他的信息。
可上帝仿佛跟他杠上了似的,诸葛亮一直没给他回信。
赵云认为诸葛亮已经厌恶他了,赵云认为诸葛亮已经不再看他的信息了。
这种想法越来越浓烈,最后赵云自暴自弃般的自我先打破朋友这层关系向诸葛亮告白了。
如赵云所想的一样,诸葛亮果然还是没有回信。
一天,两天……就当赵云要放弃诸葛亮时,诸葛亮回信了。
“实在抱歉,因学业原因父母收了手机所以无法回信,让你久等了对不起。”
“这个假期你要来的话我一定欢迎。”
“至于告白……你心里想听到的最佳答案便是我的回复。”

—————————————————
写了半天总的来说就一句话:终于等到你 ,还好我没放弃xx
顺便问问有人约着一起打农药吗?这里万年辅助。有点(很x)不稳定,不稳定时贼几把坑xxxx

云亮

-游戏背景
-瞎写
-贼紧张ajxisunwxxwq

“欢迎来到王者荣耀。”
“敌军还有五秒到达战场,请做好准备。”
“全军出击!”
睁开眼打量着自己的队友。
李白,扁鹊,诸葛亮,刘备。
这个诸葛亮,好像之前还抢了我人头…
提起长枪往野区里跑。
正专心打蓝时不料一个熟悉的蓝色身影跑来了。
“这位军师,可以让我拿buff吗?”
那人弯眸一笑,露出白净的牙齿道:
“自然——是不行的。”
哦。
放个惩击,buff我收下了。
内心带着点小得意便转向了其他野怪。
待发育到4级,看着中路没人收便跑过去守中路了。
一看对面,哦,又一个诸葛亮,半管血。
“阁下的首级我收下了。”
赵云 击杀 诸葛亮
刘备(全部):子龙,轻点。那是军师。
赵云(全部):可主公,对面军师不对他重点您可能会失去您的将军。
诸葛亮(己方 全部):这位主公,您军师在这呢。
赵云(全部):人头还来军师之位就是你的。
刘备(全部):子龙,这样说不好……
刘备(全部):人头的基础上再把蓝也还来。
诸葛亮(己方 全部):……我错了。
诸葛亮(敌方 全部):噗。
赵云(全部):军师,方才云对你动粗了,实在抱歉。
诸葛亮(敌方 全部):没关系,亮也自知打不过将军罢。

瞧瞧,人家多好多坦诚。只怕不小心抢了个人头也会说句抱歉的。
再看看自己这边正在清兵的军师,不禁叹口气继续打野。

“将近酒,杯莫停。”
一道白色的身影从面前闪过,身后跟着的果然是用自己两米的大长腿与龟一般都速度追李白的神医扁鹊。
“阁下的蓝我就收下了!”
看着人上扬的嘴角与自信的眼神,熟练的剑法配合着大招,不一会蔚蓝石像的血就要见底了。
装作手滑的样子放了个惩击,踩着蓝buff便一脸冷漠的走开了。
李白(全部):不要我方罩子聋了,对面随意分吧。
扁鹊(全部):李太白要你有何用,罢了,不奶了。
李白(全部):别啊,小医生……
赵云(全部):啧,狗男男。
刘备(全部):子龙。
赵云(全部):主公有何事?
刘备(全部):我觉得还是对不起对面军师。
诸葛亮(己方 全部):???
诸葛亮(敌方 全部):主公不必往心里去。
赵云(全部):……明白。军师,来中路。

拖着自己半管血来到中路等待着对面诸葛亮的到来。
良久,便看到了那抹蓝色的身影。
“赵将军找上亮是何事?”
“送头。”
“噗,不了不了。亮也猜到是这样的回答所以特意回城满了血,让将军久等了。”
“没关系。”
“那将军这半管血是真的……?”
我点点头,不急不缓的走到他面前,阖眼等待着他的攻击。
啪!我感觉到有件轻物正敲击着我的脑袋。睁眼一看,此物便是羽扇。
我露出疑惑的表情想要开口问,却提前被那人领先:
“同是帮助主公统一天下的蜀军,又何必自相残杀呢?”
“……此言有理,甚好甚好。云方才真是太对不起军师了。”
“将军不必往心里去。”
“那么军师请回吧?”
“不,至少把这塔推了。将军莫要拦亮,算是补偿了。”
“……军师请便。”

之后我遇到对面军师便绕道,并开始抢己方诸葛亮的人头。
诸葛亮(己方 全部):我方罩子聋送给对面了不谢。
赵云(全部):情怀,懂不懂?
李白(全部):???罩子聋?
诸葛亮(己方 全部):不懂,下一个吧。

之后我们推掉了对面水晶。
想加对面诸葛亮为好友的。
结果……












「不同系统不能进行该操作!」

苍天饶过谁!!